幼儿故事,梦会开成了春花

幼儿故事,梦会开成了春花

风耐不住寂寞将几朵云移进阳光春借着把它贴在眉梢欣喜地像抢了红包裸柳在阳光里浸泡两只鸟蜷在枝上酣睡孩子燃响的雷子险些把梦惊飞我看见了春天的眼睛我许文字的眼睛吻着它的眼睛我想梦会开成春花的模样我说到女儿孙女说我脑海里全是姑姑的影子不到四岁的小人竟然口吐莲花浅浅的笔觊觎着春路的风景芬芳的句子会被风窃来藏进我幸福的袋囊

记得奶奶曾说过:”针大的窟窿,牛的的风”更何况这个四处破洞的屋子,外面的风愈来愈急,里面的风也愈来愈冷,春阮的被子也不敢违抗风神老爷的命令似得,做好了随时准备离开春阮身体的准备。春阮伸手拉被角的时候忽然想起他带她去村头的庙会看晚会,一个小品里老师问一个傻子,你妈身上盖的是什么东西?傻子说是爸爸。那时候他紧紧抱着羞红了脸的她,把她冰凉的小手放在衣服最里层。

小笋芽正在被窝里睡得香呢,鼠小弟敲着土被子开始叫:“小笋子,快起来吧,我看见春姐姐走来啦!”小笋芽一听,赶紧往土被子外钻,幸好还赶着见到春姐姐摆动的绿裙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春阮躺在被窝里,风似乎从房檐下的木椽缝隙中渗了进来,带着湿和冷钻进四处破洞的棉被里。春阮紧紧的拢住双腿,尽量把胸口靠在膝盖上。放开抱紧小腿的手,快速地在冰冷的脚丫子上摩擦。春阮难过的闭着眼睛:要是睡着就好了,冷也不知道,苦也忘却了,可是越是难熬的夜,越是清醒地可怕。春阮用点点温暖的手掌扣住脚掌,想起那些日夜,想起那个温暖的肚皮,那个温暖的胸膛和有力的臂弯。春阮用食指抠了抠麻木的脚掌,情景恍惚间回到了那些幸福的夜里:春阮从小手脚冰凉,听人家说这是不好的现象,这样的女孩长大了不好生孩子。春阮也怕别人知道自己不如别人,假装和姐姐妹妹一样,从来不会让别人帮忙暖手暖脚,直到后来躺在他的怀中,他把她的脚放在他热乎乎的肚皮上,把她的手放在手心里,他甚至把他的脸放在他的胸口。他总说,冬天太冷了,你别冻着了。可就连春阮都不曾知道,她的脚温暖了,他的肚皮却冰凉了,她的手热乎了,他的手却寒冷了。春阮告诉他说自己这不好那不好,他总用下巴抵住她的头,一只大手轻抚着她纤细的腰身,似梦似醒朦胧间喃喃道:你才是最好的,是我这辈子的幸事,是我一辈子想握在手掌心的温暖,我爱你,我不允许你这么妄自菲薄……春阮每次听到差不多这里就把口水流到了他的胸膛。他手上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呼吸的声音也变得舒缓而深沉。

“明白啦,明白啦,”小花儿握了握风儿的手,“现在我发现风的手凉了,秋姑姑应该也快离开了!”

春阮用手紧紧地攥住被角,风还在呼呼作响,她的身体开始不再发抖,她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甚至嘴角都开始上扬了,大概口水也该就出来了,只是这样的夜晚,再也没有那个胸膛了。

叶片儿穿着绿绿的衣裳正美呢,淘淘吱吱地喊:“我看到秋姑姑从远远的地方走过来啦,你们快快儿换黄黄红红的外套吧,就要冷了!”叶片儿忙着换上金黄色,火红色的外衣时,秋姑姑已轻真的走到身边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