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台上的词,指示词逻辑

窗台上的词,指示词逻辑

我的目光,绊倒了被最后一粒雪花的词手掬一瓣雪精灵落在半空中的音符那是来自北国的一曲怀伤笙歌。翻过险山崇岭穿越沧海桑田,沿着四季的脉纹,抵达江南的小城一个人,终于在幽静的风巷尽头把所有的记忆散落。天空缤纷一场白陌上寂寂,写满离歌的乐曲拭去泪水,浅笑。我不愿在你的回忆里潮湿了,窗台上的词

【一起拼课】考虫万词班 七 7周突破一万10000词汇量

The Logic of Demonstratives:From Kaplan’ s Logic of Demonstratives to
Radulescu’ s Logic of Indexicals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开课时间: 2018-01-08 21:15 ~ 2018-03-18 22:00 48课时

作者简介:夏年喜,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

Daniel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2016年第20162期

词汇主讲

内容提要永利皇宫网址,:指示词是最典型的语境敏感性语词。对指示词的研究是语言学、哲学、逻辑学等学科共同关注的问题。本文仅就逻辑学视域下的研究展开讨论。本文将从蒙塔古所做的形式化研究成果入手,厘清从卡普兰的指示词逻辑LD到勒杜列斯库的索引词逻辑LI的发展进程,在比较中揭示它们的各自特点,分析这一逻辑传统的哲学意义,并探寻这一逻辑传统的发展趋势。

对词汇教学有独到见解和体会。擅长通过多角度多学科渗透讲解词汇,语言优美而不失严谨。

关键词:指示词/索引词/指示词逻辑/语境间的抽象关系

课程目录

话语的语境敏感性问题是语言哲学的经典问题之一,指示词(demonstratives)则是最典型的语境敏感性语词,很多著名的哲学家都探讨过这一问题,如弗雷格、罗素、克里普克。[1]对指示词的研究是语言学、哲学、逻辑学等学科共同关注的问题。第一个以形式化方式对索引词进行研究的是蒙塔古,而卡普兰的指示词逻辑(the
logic of
demonstratives,简称LD)是从逻辑的角度进行研究的代表性成果。20世纪70年代,卡普兰发表了一系列论文,系统构建了他的指示词逻辑,但是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不知道怎么修改文章中那些现在看似错误的段落,我也还没有看出来该怎么把我目前关于命题态度和专名的所思所想与索引词联系起来”[2]。此后对这一逻辑的研究进展缓慢,直至勒杜列斯库(A.Radulescu)发表《索引词逻辑》(The
Logic of Indexicals,简称LI)一文,情况才有改观。

1万词精讲1Daniel无限次播放

一 指示词与索引词

2万词精讲2Daniel无限次播放

由于卡普兰称自己的逻辑为“指示词逻辑”,勒杜列斯库称自己的逻辑为“索引词逻辑”,所以需要先对索引词和指示词这两个概念的用法有个简要的说明。

3万词精讲3Daniel无限次播放

卡普兰对“指示词”的使用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指示词指的是那种在使用过程中必须伴随有相关联的指示的语词,这种相关联的指示可以是说话人的手势、眼神等,如指着某个人说“他就是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人”,指着一件衣服说“我喜欢这件衣服”。卡普兰最初是从这种狭义的指示词入手来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的,他称这类指示词为“真指示词”[3],还发明了一个新的指示词“dthat”来表示这类指示词有相随的指示动作[4],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一种语义理论:“那时候我是如此喜欢关于‘dthat’的那种技法,以致当我把这一理论推广运用到‘我’、‘现在’、‘这儿’等词的时候——这些词不要求有相关联的指示——我仍然称我的理论为‘指示词理论’,并称这些词为‘指示词’。”[5]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指示词”的范围比“真指示词”大了很多,我们不妨称之为广义指示词。广义指示词相当于罗素笔下的“自我中心词”[6],更多哲学家称之为索引词(indexicals),卡普兰自己也曾明确表示:“现在我更愿意称这些词为‘索引词’。”[7]卡普兰还把那些仅知道说话人、说话时间、地点这些参数就可以得知其所指对象的语词称为“纯索引词”[8],纯索引词是不需要有相伴随的指示动作的,如“我昨天晚上打了两小时的乒乓球”中的“我”与“昨天”,即便句中的“我”是拍着胸脯说的,这个动作也只是起强调的作用,没有这个动作我们依然可以确定句中的“我”是谁。显然,一个索引词是真指示词还是纯索引词,只取决于相伴随的指示动作是否不可或缺。不排除某个词既可以用作真指示词,也可以用作纯索引词,如“我们在这里”中的“这里”。当该语句作为“你们在哪里”的回答时,“这里”扮演的是纯索引词。当一个人指着地图上的某个点说“我们在这里”时,“这里”是真指示词。不过,真指示词、纯索引词的提法很少被其他哲学家所采纳,人们更多地还是统称这些离开了语境就无法确定其所指对象的词为索引词或指示词,即广义的索引词或指示词。所以,可以说卡普兰的“指示词逻辑”的“指示词”与勒杜列斯库的“索引词逻辑”中的“索引词”并无实质区别。

4万词精讲4Daniel无限次播放

5万词精讲5Daniel无限次播放

6万词精讲6Daniel无限次播放

7万词精讲7Daniel无限次播放

8万词精讲8Daniel无限次播放

9万词精讲9Daniel无限次播放

10万词精讲10Daniel无限次播放

11万词精讲11Daniel无限次播放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